專欄文章

人老了,抑鬱了 (2018-7-19)

從來都說,殘疾不是一小眾人的事情,我並非想詛咒大家,但他朝有日你我或者都會眼矇耳聾、行唔郁企唔穩,用拐杖坐輪椅不在話下,甚至見到身邊嗰位都要問貴姓。我會一連幾個星期,同大家分享長者常見的身體問題。今天首先跟大家談談老年抑鬱症。經常聽到人家說:「我阿爸阿媽成日發牢騷,怨天尤人,無病呻吟。唉,老人家老咗...

幻覺、妄想 (2018-7-12)

我是做HR的,這行業的人需要處理同事之間的關係,有時同事投訴某人冇禮貌,或者某同事講電話好大聲等,我們都恍如奶媽般要照顧周到。我聽過有行家說,有一位同事經常向HR投訴其他同事講她壞話,群起杯葛她。HR於是嘗試了解事情,也提醒同事上班時盡量不要傾閒偈。直到有次這位同事再投訴一位秘書小組拿了枝槍在廁所指...

體驗一下精神病 (2018-7-6)

我慶幸自己或者身邊的人沒有精神病,但我總覺得精神病所帶來的痛苦,絕對不比身體上的殘缺來得輕微。自己也試過教仔時激到崩潰,面紅耳熱、力竭聲嘶,因此也不難想像如果情緒長時間處於極端狀態,對身體的摧殘可以有多大。這種看不見的折磨不容易體會到,不過青山醫院明年將成立一個「精神健康體驗館」,大家可以短暫地被精...

不會被批鬥的關愛桌 (2018-6-28)

有時帶兩隻馬騮出街食飯,確實需要搽面懵膏。不知到底是我家教不到位,或是兩個男孩走在一起的化學反應,總是嘈到拆天,耳根無法清靜不在話下,坐低不下五分鐘,就開始跑跑跳跳。做阿媽的,我只可以失儀地呼喝或者拉扯他們,希望不要騷擾到其他食客。有時坐正在餐廳正中人較多的位置,更加要搽雙倍面懵膏!我家兩個男孩還算...

選擇性不語症 (2018-6-21)

每次開會時,總會有些平日意見多多的同事,忽然變了啞巴一樣,不發一語。曾經會後有其他同事嘲笑說:「喂,你有選擇性不語症呀,頭先開會粒聲都唔出,人地鬼知你諗乜咩!」我心想,大家真是低估了選擇性不語症患者的困難。其實選擇性不語症這個詞有點兒誤導,因為患者和同事不一樣,同事們開會時想講便講,不想表達意見便閉...

免責聲明 · 私隱政策 · 無障礙聲明 ·
© 2020 創業軒。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。
Designed by Bee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