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心治心 (2019-08-23)

news-images

上星期提到的失明人士黃明慧Jennifer(圖),她開設了烘焙生意,以盲人點字為主題製作曲奇,讓大眾認識盲人文化。但當她搖身一變,另一個身份其實是心理治療師。
 

Jennifer在她八歲那年,因為一個本來毫無殺傷力的感冒,去睇醫生、食藥,誰不知出現了嚴重的藥物過敏,患上了罕見的「史提芬強生症候群」,身體所有有水分的地方都發炎,皮膚指甲全部脫落,內臟的黏膜也接近溶掉,身體裡裡外外承受的那種痛楚可想而知。更不幸的是,眼睛也是一個高水分的器官,眼角膜也因而永久受損,她腦海中這個世界的景象,從此停留在8歲。

1997年,Jennifer舉家移民到加拿大。她大學時主修心理學和經濟學,之後再完成輔導心理學碩士學位。畢業後Jennifer在加拿大開設了自己的心理輔導所,也兼任教書工作。一切看似順風順水,但不要忘記,她這一切的成就,都是在黑暗中度過。別人稍為扚起心肝,隨手拿起課本便可溫習,她卻要把書本和筆記送到點字中心,把它們轉化為點字,再一箱一箱的捧回家;人家做心理治療師,用雙眼去觀察病人的眉頭眼額,剖析他們的心理狀況,但Jennifer卻只能靠言語去與病人溝通。幸好她有一顆敏銳的心。Jennifer說,在她提供心理治療的過程中,她經常可以解讀到病人隻字不提的情緒困惑,進而提供合適的輔導。當然凡事有兩面,Jennifer說,或許有病人因為她是失明人士,根本不會找她治療,但她的「無視」,卻也令到不少病人更加放膽在她面前流露真情,例如有些男士會放聲痛哭。其實,Jennifer也創造了她獨特的市場。

我跟Jennifer聊了一整個上午,她說得最多的是:「我真的很blessed!(得到祝福)」。這句話是由一個曾在生死徘徊,現在徹底失明的人口中說出。正如Jennifer所說,慘與不慘是自己選擇,身體健康的人可以覺得自己很不幸,但肉體受苦的人卻可以感受到平安,這就是活著的真諦

免責聲明 · 私隱政策 · 無障礙聲明 ·
© 2020 創業軒。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。
Designed by Bee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