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在兩極 (2019-07-05)

我接觸過不少精神病患者,Serene是第一位能現身說法,以過來人身份讓我深入明白甚麼是躁鬱症,以及她那種長期徘徊於兩極情緒,這刻無故痛哭,下一秒異常興奮的痛苦。她天資聰敏,而她優秀的表達能力不但讓我感同身受,也令我不得不佩服這位朋友如何堅定地要掌握自己命運,與身體抗爭,克服折磨,都要把自己展現於人前:「看!我就是精神病患者,不是你想像中那麼恐怖!」
 

news-images

Serene經常遊走於亢奮和失落之間,她說像她這類嚴重個案,每個月最少有一次要面對極度抑鬱。這病徵會突如其來,毫無先兆,令她頓時崩潰痛哭,也由於此,她的工作枱被一排公仔包圍著(圖),避免情緒突然下塌時嚇親同事。病發時她會整天瑟縮於被窩,不吃不喝,因為她連起床去洗手間的精力都沒有,她當下會覺得自己一文不值,最想就是消失於世上。但她說極度抑鬱時不會自殺,因為她沮喪到連自殺的動力都不存在。這樣的情況可以維持2至3星期,直到她另一個極端情緒躁狂出現。當她躁狂時,她腦袋裏有千百萬個天馬行空的想法,她會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,手舞足蹈,不停講話,容易得罪人。其中躁狂也會衍生衝動的行為,最常見是瘋狂使錢。她見過有同路人病發時因為突然覺得街上一位陌生人極其可憐,於是拿出了信用卡,懇求別人盡情去碌卡,因而損失了十多萬元。也正由於Serene處於過度興奮的狀態,腦袋沒法停運作,根本不能睡覺,她最長試過失眠7日7夜,現在她每晚都需要服用兩粒由兩位醫生處方的高劑量安眠藥,才勉強可以入睡。


Serene自30歲確診,已經與病魔搏鬥了接近10年。由於她的病是腦部結構出現問題,因此無法根治,服藥也只是稍為舒緩症狀。即使吃藥帶來不少副作用,十分難受,Serene仍然堅持用藥,因為十多年高山低谷的情緒波動,令她明白只有吃藥才令她可以生存下去。她的堅強、她的經歷,更加推動她成立了一個和「織衫」有關的社企。下星期與大家分享。 

創業軒致力推廣殘疾人士工作能力,作者為執行委員。 

免責聲明 · 私隱政策 · 無障礙聲明 ·
© 2019 創業軒。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。
Designed by BeeMedia